宋北云

272、二年1月20日 晴 古往今来只如此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伴读小牧童 本章:272、二年1月20日 晴 古往今来只如此

    第二日一早,宋北云被邀请到了县衙之中,那个案子的卷宗都被铺在了案台上,内容倒是不多,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无法断定的情况。

    不过既然收了人家的东西,那自然是要为人分忧解难的,宋北云在那吴大人的陪同下很快就开始研究起卷宗来。

    “保庆元年九月的案子?”

    翻看完卷宗之后,宋北云回头看了一眼吴大人:“为何上月的案子积到了现在?”

    “宋大人……下官该死,实在不知该如何断定。”

    宋北云懒得听他的辩解,径直去观看起卷宗来,而这卷宗越看越让宋北云直冒冷汗,看到最后他差点跳出来指着吴县令喊“清河县狗贼“了。

    这案子到底有多让宋北云毛骨悚然,就这么说吧。首先故事的开始,是星子县里一个民妇一日在家晒衣服,不小心掉了一根棍儿下去……

    接下来的剧情就很居家日常了,那根开窗的棍儿砸到了一个本地出名的富家公子,只是那富家公子就有和曹贼一样的兴趣爱好。

    之后一来二去那两人就勾搭上了,但这种事到底是纸包不住火,久而久之也便有风声传了出去。

    而这妇人的相公是在这星子县中做茶叶生意的,为人本分老实,甚至还有些憨厚愚笨,长相么……用这卷宗上的话来描述就是“面丑如兽、双耳覆面、手长及腰“。

    想象一下,有着一对猪耳朵还有霸王龙一般的短手的人,到底是能有多丑吧……

    当这人的娘子与别家通奸的事败露之后,他便去质问嘛,按照道理来说,这大宋朝通个奸能算个什么事?让男方赔些钱,去官府办个离婚,从此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就行了。

    但这出轨女就像突发车祸的女司机一般,怼着油门就踩了下去,就在他男人要拉着她去上门找那个奸夫要说法时,她居然用家中的锄头把自家郎君给丂晕过去了。然后又用锯子将自家男人给切成了好几块。

    剧情到这里,其实都没什么问题,就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嘛,但后续的发展就出现了让人意想不到的转折。

    那女子杀人之后就离奇失踪了,接着就在距离县城不远的山中发现了那女子的尸体,人们都说她是畏罪自杀,却也有人说她并非自杀而是被他杀。

    因为她的手中还握有一个绺子,这个绺子是她那个奸夫腰带上的,但山中发现尸体那日,那个奸夫并不在这星子县之中,再加上那人是个读书人又不能用刑,所以这案子就一直悬着呢。

    “大过年的,晦气。”

    宋北云起身:“带我去看看尸体吧,案子没结,尸体应该还在对吧?”

    “是是是,宋大人说的是,如今还在停尸处呢,只是……那尸体坠崖身亡,血肉模糊,却是辨别不出来。”

    宋北云背着手往外走:“你带路便是,是不是只要证明她坠崖之前死的,就能认定是那个奸夫所为?”

    “至少可以用刑了。”

    “行。”宋北云一边往外走一边说:“让那个奸夫一起来,就说本官要还他个清白。“

    如今提刑官还没正儿八经的形成制度,而仵作可不是法医,他们可没办法去界定尸体到底是怎么死亡的。一直到一百多年之后另外一位宋大人出现之后,法医的老祖宗才算是正儿八经的诞生,而如今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判断死者情况,所以导致许多冤假错案。

    说到底,这案子到底怎么判,就要看那女人是自杀还是他杀,而自杀和他杀这简直就是极容易判断的事情。

    高山坠崖嘛,血肉模糊嘛。其实最简单的就是判断伤口处有无生活反应,如果有生活反应就是摔死的,而没有就是摔下来之前就死了。

    如果掉下来之前就死了,那么那个奸夫就有重大嫌疑,而如果是摔下来之后才死的,就会出现两种情况,自杀和他杀。自杀的话,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洗掉奸夫的杀人嫌疑,而是他杀是将人推下来的话,就需要去现场考察,不过这就很麻烦,只能用一些特殊的办法诱导犯罪嫌疑人了。

    来到停尸处,宋北云命人打开了棺材,里头果然是躺着一具女尸,面容已经看不真切,整张脸都已经稀烂,脖颈处更是断裂,只剩下一层皮悬在那。

    “有点惨。”

    宋北云嘴里啧啧有声,然后命人将尸体抬了出来放在了木板上,而他则围着尸体转了好几圈并用油纸包裹住手指开始拨弄尸体的伤口。

    因为距离案发并没有过去多久,而且天气寒冷,星子县靠近庐山更是冷得让人心慌,所以尸体保存的相对完好,除了尸斑和尸僵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

    “嗯……”宋北云探查了一番尸体,扔掉了手中油纸:“那人呢?还没来?”

    “来了来了。”吴县令连忙说道:“不消片刻。”

    很快,一个身穿青衣的书生走了进来,他看到台子上那个尸体,眉头情不自禁的皱了起来,而也连忙把头转了过去不去看那个方向。

    “你可认识台上女子?”

    “认得……她与我曾有过肌肤之亲,只是当时我不知她如此心狠手辣,当她杀人之事败露之后,我便与她断了往来。”

    那书生说话层次分明、条理清晰,看上去仿佛真的没事一般。

    宋北云轻笑了起来:“那劳烦,把上衣脱了。”

    书生一愣:“为何!”

    “让你脱就脱。”宋北云眉头一皱:“别逼着我动手,自己脱。“

    “我有功名在身!”

    宋北云把皇城司令往女尸旁边的台子上一拍:“你脱是不脱!”

    皇城司……看到这个牌子,大家都知道这些日子皇城司有多么心狠手辣,据县里的生意人说,这皇城司可是一夜之间将上万头挂在了城门上,大有顺者昌逆者亡的架势。

    书生见到凶神恶煞的宋北云,咬了咬牙却还是脱下了外衣。

    “继续脱,脱光为止。”

    “大人,这里天寒地冻……”

    “脱!”

    书生无奈,心中愤恨但却一点法子都没有,只是听话的脱了个精光,而宋北云则开始围着他来回看了起来,然后突然指着他腰间淤痕问道:“这是何物?”

    “这是前几日路滑,我摔在了门廊之上,磕碰所至。”

    宋北云笑道:“不对吧?这位举子。”

    “大人为何如此说?”

    宋北云抱着胳膊:“这瘀伤应是有个姑娘垂死挣扎之时抓捏所至。”

    “这位大人,你可不能空口污人清白,即便你是京官,我有功名在身也是可以告御状的。”

    “好!好一个告御状。”宋北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脸:“本官就让你再进去之前再涨一回见识,记着下辈子博闻广识一些。”

    宋北云走到女尸身边:“来人,点上炉子!”

    几个炭火炉子被点了起来,屋子里的温度很快就开始升高,而随着温度的升高,那女尸也开始逐渐软化,等到女尸完全软化之后,他走上前用手按压尸体的胸口,几次之后,从女尸的气管中喷出了血水,但这血水并不似血一般,而是更像水。

    接着宋北云又翻过女尸,指着她背后的尸斑:“肺管中有水,尸斑淡红,伤口处无生活反应。高处坠落内脏破裂,腹腔却无淤血,舌根处断裂。她的是死因……不是堕崖。“

    说着宋北云拽过来一个衙役,取来一个盆放在一张一米左右的台上,接着他双手轻轻掐住衙役的脖子,将他的头按入水盆之中。在让衙役保持那个姿势之后,他抓起衙役的手在他身上抓挠起来,但冬天衣裳穿的多,只有腰间软肉能轻易被抓住。

    “将死者下手极重,所以抓住就不会松开,你腰间的软肉自然就有了瘀伤。”宋北云拍了拍自己的腰部:“看,高度是不是正合适?她手中抓住了你腰间的穗绺,你当时也是慌乱,自然没有过多注意。之后你谎要去外地玩几日,晚间在偷偷溜回府中带上尸体去到山中再扔了下来,以为天衣无缝。“

    宋北云笑着说完之后,朝他拱了拱手:“你如今可以告御状了。”

    “大人……不怪我,都是她!都是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心狠手辣,杀了人便还说与我远走高飞!我方才中举,大好前程,怎可与这般贱人……”

    “别你妈的废话了。”宋北云一招手:“吴大人?拿下啊!”

    已经在旁边看傻了的吴大人连忙呼唤衙役一拥而上就将这个举人给按在了地上,但这举人已经状态疯癫,嘴里开始说起了奇怪的胡话。

    “吴大人,这等小事,你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吴大人听到宋北云的话,嘴巴张了张,差点就阿巴阿巴阿巴的喊了出来。

    宋北云看到他的样子,轻轻一甩袖子走了出去,外头此刻阳光正好,凉风徐徐,宋北云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消失在了大路的转角处。

    :

( 宋北云 http://www.3xzw.com/6/6666/ ) 移动版阅读m.3xzw.com


如果您喜欢,请把《宋北云》,方便以后阅读宋北云272、二年1月20日 晴 古往今来只如此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宋北云272、二年1月20日 晴 古往今来只如此并对宋北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玄幻魔法| 武侠修真| 都市言情| 历史军事|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其他类型